页面载入中...

2020年上海经济增速预期首次定格“6%左右”

  1、你的新作《国家的启蒙:日本帝国崛起之源》近日由中信出版集团出版。这本书的创作缘起是?

  2016年8月,我到日本庆应大学做访问学者。抵达东京的当天,我换了一些日元,发现最大面额的日元上面是思想家福泽谕吉的头像。这让我很意外,因为许多国家的货币上印的是政治家。当天晚上,我走进庆应大学校园,发现在图书馆门前有一尊福泽谕吉的半身雕像。福泽谕吉也是庆应大学的创始人。站在这位启蒙思想家面前,我感慨万千,就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福泽谕吉的照片和一段感言说,福泽谕吉的思想影响了近代日本,堪称日本的“启蒙老师”。

  许多朋友跟帖评论,可是也有不少人问我,福泽谕吉是谁。毕竟福泽谕吉是一百多年前的日本人,国人不了解他也是很自然的。于是,我就写了一篇很长的文章《福泽谕吉:一个国家的启蒙老师》,介绍福泽谕吉的生平事业。福泽谕吉生于1835年,死于1901年,正好跨越日本从闭关锁国到明治维新、从改革开放到国家崛起的历史阶段。这个阶段是中日两国命运的分水岭:日本国运迅速上升,跻身世界列强;中国则是国运下降,沦为列强宰割的对象。由福泽谕吉,我想到中日两国截然不同的历史进程。为什么日本会在几十年时间里就超越中国,成为近代东亚第一个崛起的强国?于是,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写作这本书。所以,我感谢福泽谕吉,如果没有他,或许就没有这本书。

  2、《国家的启蒙:日本帝国崛起之源》涵盖了从1853年到1912年,日本用60年时间从一个落后国家跻身世界强国之列的历程,你认为它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?

  “文革”结束后,黄永厚终于过上了安稳的生活。他创作的中国画被称作“文人画”,黄永玉对此评价道:

“他的画风就是在几十年精神和物质极度奇幻的压力下形成的,我称之为‘幽姿’,是陆游词中那句‘幽姿不入少年场’的意思。无家国之痛,得不出这种画风的答案。陆游的读者,永厚的观众,对二者的理解多深,得到的痛苦也有多深,排解不了,抚慰不了。”

  所谓“幽姿不入少年场”是不趋附、不迎合,而且不羡慕为人了解。黄永厚为人仁厚、行事独立、不从俗流,身为艺术家的他有着对社会深厚的关怀,他的作品常常针砭时弊,只因他不愿做一个旁观者。

  2018年8月7日,黄永厚离开了。他的学生陈远在得知消息后手忍不住发抖:“老人家年纪大了,(我)也有心理准备,但还是太突然了。”斯人已逝,让我们一同缅怀这位“文真、字古、画奇”的艺术大家。今天的推送内容是陈远旧日所做的关于黄永厚如何读书的专访,老人家是位可爱的读书人,他对书的挚爱,令人动容。

admin
2020年上海经济增速预期首次定格“6%左右”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