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傅雷诞辰110周年:手迹上海展出,《傅雷著译全书》首发

  有车经过的时候,桥面震动,陈更无意识地抬起头看父亲,他背影很瘦,眯着眼睛,不知道在看向哪里。

  许多年后,陈更看到“出门搔白首,若负平生志”,突然想起了曾经辍学到纺织厂工作的父亲,想起他或许有过的热血沸腾的理想,好像一瞬间,理解了父亲。

  曾经,在网上,有人发帖问:小时候背那么多诗有什么用?

  陈更很喜欢其中一个网友的回复,对方写道:所有童年生吞硬嚼下去的古诗词们,都已经携带着作者创作时那一刻的情深,在我们此后漫长的一生中草蛇灰线、伏脉千里。

  杂志、书  Magazine、 book

  2018

  王度 Wang Du

  龙女的簪子(未完成图) The Dragon Girl‘s Hair Clasp

admin
傅雷诞辰110周年:手迹上海展出,《傅雷著译全书》首发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