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考古发现秦都咸阳城里的“帝国大道”

  台北故宫博物院介绍,纪念展将于4月1日至6月25日展出,除精选张大千各时期的代表书画、自用印章及相关照片外,还包括台北历史博物馆因休馆整修而寄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画作。其中多幅是首次展出,包括曾熙为张母祝寿的《眉寿无疆》及李瑞清画赠张大千的《无量寿佛》等。

  策展团队代表刘芳如介绍,这次共展出张大千87组件作品、80多个张大千的自用印章、一些纪念照片,以及从摩耶精舍(张大千晚年住所)移转过来的张大千的书画用具、衣物和日常用品等。

  不过这个状态在我身上是没有的。因为在年轻的时候,我早就被裹挟过很多次了。从小我家家教就很奇怪,我妈会在我五六岁时给我看存折,说咱家没有钱了,你要省着花。我不知道是真的,还是吓唬我,但家里没钱这个概念一直萦绕在我脑海里,直到现在半夜梦到存折,我都会惊醒。

  而到了三十多岁的时候,这样的裹挟又到了另一个极限。出版社、粉丝都对我寄予极大希望,如果《盗墓笔记》大结局写不出来,就可能有人发不出年终奖,粉丝会失望。但越是这样,我越写不出来。没有灵感、没有体力,我完全无法面对那些背负着希望的眼神,以至于那段时间我打开word就想吐。所以后来我换了大量的电脑,家里没用过几次的电脑叠成山,就是因为我看同一个电脑框最多不能超过三四个月,不然就会产生生理反应。我还会换WPS、PDF、TXT不同的写作软件,甚至会换大量的写作字体。因为我以为不停地改变我的工作状态,就像是换了一项工作。但这些其实并没有真正抑制我的焦虑。那时一旦焦虑上来,我就会通过洗澡纾解。有时最多一天要洗七八次澡。冷静下来就重新回去写,焦虑了就再去冲澡。这样持续下去,身体肯定会出问题。

  所以当我跟自己达成和解时,正是裹挟被我拿掉的时候。我选择不再逞强。如果这件事我做不到,即便别人对我期望很高,我也会诚实地说“对不起,我真的做不到”这种话,我以前是绝对讲不出来的。

  坦承“江郎才尽”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考古发现秦都咸阳城里的“帝国大道”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